【俞燕】由“思辨”到“思变”

来源: 作者: 发布于:2019年10月14日 点击量:

由“思辨”到“思变”

               ——“基于思辨读写的整本书阅读”课例分析

如东县大豫镇丁店小学      俞燕

参与“基于思辨读写的整本书阅读”项目研究至今,我一直有一个十分坚定的想法:整本书阅读是指向学生阅读能力提升和发展的研究,思辨读写是指向学生思维创新与发展的研究。我们无法把整本书阅读教学的研究与语文课堂研究完全划分界限,因为他们殊途同归,必定是指向学生语文核心素养的。

核心素养的内涵包括“核心知识、核心能力和核心品质”,而阅读是为学生的终生学习奠定良好基础的,由此彰显出其在语文学习中的重要地位。思辨,就是要批判性地阅读,这对教师、学生都提出了比较高的要求。所以,以研究“思辨”读写为契机,作为语文教师的我们理当“思变”,思教学理念之变,思课堂策略之变,思思考方式之变……所有的变都是为了能够更好地引导学生精准、理性地思考,深入、有目的地研究,培养他们良好的思维品质。

一、以生为本,构建适切的教学目标,让“思辨”在期待中萌芽。

我们都知道,阅读教学的终极目标是“在实践中领悟文化内涵和语言运用规律。”而这种“内涵”和“规律”要建立在对文本深层次内容的把握上。所以,学生充分的原生态的阅读是至关重要的,思辨阅读尤其是这样。余党绪教授也这样说:“无论读什么,‘读’始终是头等大事。”所以,思辨读写,要坚持以生为本的理念,把学生放在首位,在学生通读、深读的基础上构建适切的教学目标。在《小鲤鱼跳龙门》一课中我们就不难发现,教师课堂教学的目标就是建立在学生已有知识经验和充分阅读习得的基础上制定的。他提出:再读故事,理解人物语言,分析小鲤鱼的应对行为,思辨:如何对待别人的支持与反对?                                              这是他在深入研究文本的基础之上找到文本中的研究价值所在,并依据二年级学生的年龄特点和其“最近发展区”选择的具有教学价值的目标。我们不难看出,本课教学环节的设计也是精心围绕这一目标展开的。比如:在学生熟读故事之后,他提出了两个问题:1.把故事从前到后再翻一翻,找一找,小鲤鱼先后遇到了哪些大人?孩子们能够根据已有的阅读经验迅速找出鲤鱼奶奶、螃蟹大叔、大鱼妈妈、燕子婶婶,这就是建立于学生初读基础上的信息提取和整合。2.在合作学习中,教师要求学生从四个大人中选择一个,找到相关的内容再读一读,议一议,谁反对?谁支持?这也是为了本节课的议题“支持与反对”所设计的,更好地关注了学生思辨的过程,促成其良好的思维品质的养成,“思辨”的影子在目标设定中萌芽。

  • 活化策略,构建多元的教学途径,让“思辨”在过程中生长。

余教授说:“整本书阅读,学习任务和目标不像单篇课文那样集中和明确,既费时力,又耗心血,且须课内与课外结合,适切的教学策略很重要。否则,学生收获的,不是一地鸡毛,便是一堆概念。”构建多元化的教学途径,精心设计教学环节,寓教于乐,让深入的思考伴随阅读而生,让思辨显山露水,教师就必须要巧用、活用教学策略。

1.对于二年级的孩子来讲,阅读兴趣非常重要。一本妙趣横生的书籍,如果学生不知其魅力,就没有阅读的欲望。所以,阅读前的激趣显得尤为重要。而思辨阅读的激趣不同于初读激趣,如何在学生已经读过的基础上再次调动学生阅读的积极性呢?《小鲤鱼跳龙门》一课中,教师在课前提问:你最喜欢故事中的哪一部分?你觉得这群小鲤鱼怎么样?这样的问题引导学生回顾旧知,一下子拉近了与文本的距离。当学生饶有兴趣地表达完自己的想法之后,也从中获得了阅读的成就感:原来多读几遍书会有更多的发现;原来其他同学的想法与我这么相似啊……这样的设计尊重了学生已有的阅读体验,是“思辨”的前提。接着老师话锋一转:“想不想知道故事中的大人是如何看待小鲤鱼跳龙门的呢?”又将学生的思维从扩散引入明确,引向“思辨”。

2.教师在教学过程中,创设了各种新奇有趣的教学情境,使学生在情境中生发探索的动机,激活了他们探究的欲望。在学习不同大人的观点时,教师设计了一个环节,让学生戴上头饰接受采访:“鲤鱼奶奶,您支持小孙孙跳龙门吗?您为什么不让他跳呢?”学生一下子从阅读者的角色转换至故事中的人物,身份发生变化了,他们的体验也就来得更为真实和强烈。角色互换的的方法找准了与学生阅读共鸣的碰撞点,引发他们更为深入的思考,原来,奶奶反对是因为担心宝贝孙孙的安全,所以不太放心。大鱼妈妈反对是因为她自己也有孩子,她觉得孩子还小,小鲤鱼他们和自己的孩子一样,不可能完成那么艰巨的任务。将这种情景贯穿于文本的学习之中,营造了较为完整的情境,轻松地将文本与学生勾连。

  • 关注表达,构建丰富的读写契机,让“思辨”在交流中闪光。

《义务教育语文课程标准》在阐释课程的基本理念时提到“应拓宽语文学习和运用的领域,使学生在不同内容和方法的相互交叉、渗透和整合中开阔视野,提高学习效率,初步养成现代社会所需要的语文素养。”阅读课堂中思辨读写的训练,则为学生的表达训练构建了丰富的契机。

写作是运用语言文字进行表达和交流的重要方式,是认识世界、认识自我、创造性表述的过程。教者对于二年级学生表达的训练体现为口头表达的训练。要进行指向于表达的训练,就要找准课堂中从“读”到“说”的契机。

  1. 抓住学生与作者心和心的交流点。

    “采访”结束后,教者引导学生分析小鲤鱼面对大家不同态度的反应,文本中只有一些简单的话语“小鲤鱼们道了谢,又游走了。”“什么也没有说。”“领头的小鲤鱼带着这一群小兄弟,悄悄地游走了。”作者并没有在文本中表达明确的态度,没有将自己的观点完全表露,但是教师却引导学生通过品读、串联、比较的方法,结合自身实际提炼出:这叫再接再厉!说话不如行动。这样的列举将学生与作者的初衷相勾连,通过“小鲤鱼”这座“桥梁”过渡,引导学生与作者进行“灵魂”的碰撞,这比空洞的说教来得更有趣味和意义。

  1. 紧扣故事,抓住与学生实际的契合点

在教学中,教师紧扣书中的插图,让学生思考:如果在生活中,你的想法与大人不一致时,你会怎么做?从书本到自身,从自身到实际,将阅读体验转化为实际运用,将语文的工具性彰显。

3.合理利用文本的补白点

在这本书中,作者没有将读者想知道的所有内容和盘托出,没有将情节事无巨细地表达,留有一定的空白之处。教者很好地抓住了文本的空白,对学生进行了语言表达、运用的训练,化虚为实,操作可见。

文本主要对小鲤鱼及其他人物形象的语言、动作进行了详细的描写,但是鲜少有心理的描写。教者抓住了这一点,引导学生想象练说:螃蟹大叔这么支持我们,我们要         。老奶奶这么反对我们,我们要          。大鱼妈妈这么反对我们,我们要       。学生展开了想象,在交流碰撞中知道,有梦想就要为之付出努力,我们要不怕困难,劝阻和支持都能够化作前进的动力。解读深入浅出,但“思辨”的意味却丝毫没有淡化。

    课堂上,丰富多样的训练方式不但没有让学生感觉枯燥,相反的,这样充满趣味的读写设计让学生在互动中取人之长补己之短,思维的火花在碰撞,将“思辨”引向深入。

总之,我们要通过“整本书阅读”的研究有目的的阅读训练,提升学生信息提取、整合分析、阐释说明、推理判断、反思评价、创造应用等阅读能力,进而提升学生的思维品质。将思辨读写由课内延伸至课外,与语文教学有机结合,转变教学观念和方式,将教学研究坚定不移地指向学生的核心素养,不断提升学生的文化底蕴和探索精神,更好地为其终生学习奠定基础。

上一篇:【傅力】体验英国教育 感受英伦文化[ 06-27 ]

下一篇:没有了!